<track id="w33mk"></track>
  • <optgroup id="w33mk"></optgroup>

  • <pre id="w33mk"></pre><table id="w33mk"><option id="w33mk"></option></table>
    <table id="w33mk"><option id="w33mk"></option></table>
    <p id="w33mk"><del id="w33mk"><small id="w33mk"></small></del></p>
  • <track id="w33mk"></track>

    <pre id="w33mk"><ruby id="w33mk"></ruby></pre>
  • <acronym id="w33mk"><strong id="w33mk"><xmp id="w33mk"></xmp></strong></acronym>
  •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法治>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怎么能讓“網癮”老人放下手機? 社區適老化改造可帶動老年人參與線下社交

    時間:2023-10-10 09:29:32|來源:法治日報|點擊量:15233

    怎么能讓“網癮”老人放下手機? 社區適老化改造可帶動老年人參與線下社交

    漫畫/高岳

    ● 不少“老漂族”為了幫子女帶小孩,離開生活幾十年的故土,往往容易出現水土不服、生活環境不適應、社交困難等問題,但同時又具有較高的社交需求。矛盾之下,不少老年人將需求寄于線上

    ● 老年人走出家門的活動也是一種鍛煉,對老年人身心健康更有益處。并且,線下社交可以產出老年人相互間、代際間的鄰里互助、守望相助、代際互助,在應急性、日常性的幫助上發揮作用

    ● 為了推動老年人“有所養、有所依、有所樂”,我國正緊鑼密鼓推動適老化改造工程。不少小區通過適老化改造工程,幫助“網癮”老年人開展線下社交,走出網絡沉迷

    ● 社區應該多組織一些公共法律服務活動,比如加強普法,加大面向老年人的互聯網使用宣傳力度,提高老年人的風險防范意識,降低殺豬盤、虛假投資理財、網絡貸款等對老年人的權益損害

    本報記者 文麗娟

    本報見習記者 丁 一

    本報實習生 鄭婷

    “以前老是喜歡玩手機刷短視頻,現在有舞伴了,每天約著跳跳廣場舞,既鍛煉身體又能交到不少聊得來的朋友。”62歲的邱玲對自己現在的生活狀態很滿意。

    邱玲住在廣東省東莞市某小區,是一名空巢老人,兒子和女兒都在外地工作。為了方便聯系,幾年前,兒子給她買了部智能手機。學會操作后,用手機刷短視頻、看直播就成了邱玲消遣時間的主要方式,有時甚至忘了吃飯。

    一次兒子假期回家,看到母親半夜12點還在玩手機,很是擔憂:“長時間窩著看手機,影響身體健康,我媽落下了頸椎病;此外,我媽平時省吃儉用,舍不得吃穿,卻在直播間被主播誘導打賞了三四萬元。”

    把邱玲從“網癮”狀態拉出來的,是該小區不斷推進的適老化改造。據了解,近年來,該社區投入資金200多萬元,新建老年人戶外活動長廊,配套老年人健身器材,組成動靜皆宜的活動場所,同時開設老年社會交往支持小組,豐富社區老年人的閑暇生活,促進組員們互識互助。邱玲逐漸成了小區的“社交達人”,擁有廣場舞領隊、環保志愿者等多重身份,抱著手機刷個不停的畫面再也沒出現過。

    多名業內人士受訪時說,數字時代,老年人的社交需要依賴線上線下雙重互動空間,尤其是要發揮社區的作用,應加強法律政策的支持力度,推動社區室外設施建設回應老年人社交需求,組織活動為老年人營造良好的社交環境,推動老年友好型社區建設,保障廣大老年人合法權益。

    背井離鄉陷社交困局

    染上“網癮”增加風險

    “不玩手機比少吃頓飯還難受”“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枕邊的手機”“熄燈后總要躲進被窩刷視頻、看小說”“每天在App上打卡領金幣、兌換小禮品”……《法治日報》記者近日隨機采訪北京、天津、湖南、廣東等地一批老年人發現,不少人都有“網癮”。

    家住天津市河西區的劉興旺今年73歲,剛學會使用智能手機的他很快被各種有趣的短視頻所吸引。其兒子吐槽道,父親每天看手機的時間至少8小時,有時甚至會看到凌晨一兩點,第二天中午才起床,常常是早午飯一起吃,和家人、朋友交流的也少了,“常常沉浸在網絡世界里,和現在的‘網癮’少年沒什么差別”。

    在“網癮”老年人中,不少是“老漂族”。他們為了幫子女帶小孩,離開生活幾十年的故土,往往容易出現水土不服、生活環境不適應、社交困難等問題,但同時又具有較高的社交需求。矛盾之下,不少老年人將需求寄于線上,以尋求陪伴和情感支持。

    王楓艾一年前從老家湖南邵陽來到長沙幫忙帶孫女,對她來說,來到長沙雖然“在家庭這個圈子享受到了天倫之樂”,但“在大一點的圈子里,又感覺自己疏遠了親戚朋友,自我封閉了”。沒有朋友,沒人可交流,對門的鄰居都沒有來往……提及外出社交,她更是有苦難言:“我們這個年齡再重新建立朋友圈很難,空閑時間也不多,忙著做飯、打掃、看孩子,只能在閑暇時刷刷手機。”

    從南到北的地域跨度,讓來自貴州遵義的林程在北京帶孫子的日子過得并不舒暢。“我說遵義話,別人聽不懂,出門問路都不方便,所以干脆就懶得出門了,就在家用手機看看視頻或者小說。”

    南京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莊曦在研究報告《新型城鎮化背景下城市新移民的互聯網社會支持》中指出,針對江蘇部分區域60歲以上城市居住老年人的調查顯示,隨遷老人的信息支持需求占比最高,達61.1%;情感支持需求和陪伴支持需求占比較高,達45%。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檢索相關文獻發現,從國內外理論與實驗依據來看,缺乏線下社交對老年人的認知能力影響較大。瑞典斯德哥爾摩的研究人員曾對1203名認知能力良好的老人進行了平均3年的隨訪和實驗,發現那些社交活動不夠頻繁、社會網絡關系較為局限的老人,患認知癥的風險平均增加60%。

    面對面交流不可或缺

    適老化改造意義重大

    為了讓母親戒掉“網癮”,假期,邱玲的兒子拉著她去廣場結識了不少鄰居,還帶她熟悉各種健身器材。慢慢地,邱玲不再沉迷于網絡,而是通過線下社交充實自己的生活。

    華北電力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副教授劉妮娜及其團隊一直關注老年人群體權益保障,她告訴記者,面對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發展老年人線下社交具有重要意義。

    “人天然具有合群的、社交的需求,也就是人與人的交往,這是人的本能需求,是現實的而非虛構的。雖然互聯網快速發展,可以輔助性、補充性地滿足一部分老年人的社交需求,但是這不能替代線下社交。”劉妮娜說,社交關系可以為老人“護航”,心理學領域對于社會護航理論的相關研究表明,老年人的社會關系網絡就像“護航者”,在步入老年后為老年人個體提供支持,以應對變老所產生的壓力。

    “老年人走出家門的活動也是一種鍛煉,對老年人身心健康更有益處。并且,線下社交可以產出老年人相互間、代際間的鄰里互助、守望相助、代際互助,在應急性、日常性的幫助上發揮作用。”劉妮娜說。

    更充實的面對面交流、更緊密的人與人交往,近年來,不少小區通過適老化改造工程,讓更多老年人參與、擴大線下交友,也幫助不少“網癮”老年人走出網絡沉迷。

    記者走訪北京市朝陽區、東城區、石景山區多個社區發現,這些小區普遍進行了適老化改造,花壇、小公園旁邊放置了不少公用椅子,很多老年人聚在一起,有的一邊“遛娃”一邊交流生活瑣事,有的一邊使用健身設施一邊分享鍛煉心得。

    在北京市石景山區八角街道某社區中心位置,設置有一個集健身、娛樂、休閑功能于一體的文化廣場,老人們在廣場曬太陽,聊天嘮嗑、鍛煉身體。該社區西側還建有一個綠蔭口袋公園,棋牌桌、兒童樂園、健身器材、塑膠跑道等活動設施一應俱全。“社區適老化改造后,環境變好了很多,還有很多健身設施,現在大家都喜歡下樓來活動活動。”該社區居民王奶奶說。

    在北京市東城區某社區,養老驛站工作人員陳女士告訴記者,驛站每個月會組織一次免費義診活動,有專家為老年人講授中醫知識,在現場進行健康指導,“我們還會為一些失能、殘疾老人免費理發、洗澡,其他老人有需要,也可以聯系我們”。在該社區內,還有一所“老年大學”為老年人提供相關學習機會。

    “原來我和其他樓棟,甚至自己居住樓棟的不少鄰居也不過是‘打個照面’,現在社區經常舉辦活動,讓我們的距離一下子就變親近了,很多人成了好朋友,生活精彩豐富多了。”該社區居民李奶奶說。

    改造應考慮實際需求

    多組織法律服務活動

    社區是老年人日?;顒拥闹匾獔鏊?,社交則是老年人在社區生活中的重要需求。

    為了推動老年人“有所養、有所依、有所樂”,我國正緊鑼密鼓推動適老化改造工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近日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新開工改造城鎮老舊小區4.26萬個、惠及居民742萬戶。今年2月,國家衛生健康委、全國老齡辦印發《關于開展2023年全國示范性老年友好型社區創建工作的通知》,明確今年將創建1000個全國示范性老年友好型社區。

    由于社區數量龐大、各地經濟水平差別較大等原因,目前部分小區的適老化建設尚存一些不足,很多小區的適老化建設也與老年人的實際需求存在一定的距離。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周燕珉及其團隊曾對北京市某社區持續跟蹤調研發現,老年友好社區室外環境設計還存在一些問題,比如過于追求概念,存在形式主義。一些新建小區在總平面圖中或者某些特定的視角創造新穎的設計點吸引眼球,增強沖擊力,也為住戶帶來了美的感受。然而,在老年人實際使用的過程中,這些新穎的形式反而給社交及正常的社區活動帶來很多不便。

    比如,一些老年人反映,社區內整齊排列的方形構圖的樹凳,實際使用中發現光滑的面磚和堅硬的轉角,導致休息時的舒適度不高,其布置形式也不利于形成圍坐交談的交往氣氛。

    調研還發現,部分社區將老年人和兒童的活動空間作為獨立的設計對象分別進行創造性設計,但是二者距離較遠,缺乏良好的互動,使得老幼活動被割裂開來。如社區的兒童游戲沙坑與老年人健身器材相隔較遠,沙坑旁缺少為老年人設置的休息座椅。

    “因此在社區室外環境的設計規劃上,不同活動主題的場地可以相鄰布置,形成‘廣場群’,場地之間能互相守望。社區還應當配置一些可以多功能使用的裝置,讓人們自由地、創造性地使用,避免將裝置的用法固化。”周燕珉建議。

    劉妮娜從管理服務的角度提出,應鼓勵老年人積極參與社區治理和社區服務,參與老年大學繼續學習,到社區文化娛樂活動中豐富身心,還可以到社區提供互助志愿服務,參與到社區協商議事中共商共解社區難題等。

    “社區應該多組織一些公共法律服務活動,比如加強普法,加大面向老年人的互聯網使用宣傳力度,提高老年人的風險防范意識,降低殺豬盤、虛假投資理財、網絡貸款等對老年人的權益損害。”劉妮娜提醒道。

    “重視隨遷老人的友伴支持,為其搭建線上線下雙重互動空間。”莊曦說,“虛擬空間”不能完全取代現實生活,老年群體同輩之間的互相支持有賴于線上線下的同步推進。城市社區應發揮所長,以聯誼會、外出采風、興趣小組等形式將隨遷老人與本地老人組織到一起,幫助他們拓展新的同輩社交網絡,進而得到更多的支持性資源。

    廣東省減貧治理與鄉村振興研究院研究員李穎奕認為,構建布局均衡、方便可及的老年友好型社區,離不開城鄉一體統籌推進,社會工作可以更好地介入鄉村老年友好型社區建設。“鄉村老年人的社會參與原本多為自然形成的鄰友交往,主要滿足社交需求,社工可通過多種方式擴展老年人社會參與的形式與層次,比如策劃組織一系列文娛健康活動,豐富老人的生活,并組織老人參與志愿服務。”

    受訪專家一致提出,社交是老年人在社區生活中的重要需求,目前國家正在大力推動老舊小區適老化改造,這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借社區環境改造的機會,不但要做好無障礙等方面的改造更新,也要為社區老年人營造良好的社交環境,從而真正推動老年友好型社區的建設,以回應老齡化、高齡化社會的到來。

    (文中受訪老年人均為化名)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utech-china.com/fazhi/show-124-301929-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 責任編輯 / 裴怡楠

  •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 終審 / 平筠
  • 上一篇:高質效履行法律監督職責基層行|大美新疆的"檢察秘方"
  • 下一篇:被犬咬傷女童家屬籌款兩百萬元后爭議頻發 個人求助籌款應該如何規范?
  • 亚洲国产中文在线视频_国产一区二区三区在线看_AV无码天堂热久久_日韩无码高潮喷水